人民锐评|美化黄之锋,香港教育的病该治

人民日报

  近日,有媒体在网络上贴出的一张图片显示,香港一所中学的教材将黄之锋列入“中华传统美德格言及名人系列”,还对其所作所为大加赞赏。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,黄之锋是公认的“港独”分子,不久前还跑到西方国家乞求制裁自己的同胞。这样的人物与“中华传统美德”扯不上丝毫关系。难怪香港教评会主席何汉权说:“如果把黄之锋作为一个负面人物、反面教材,我反而可以接受。”



  从这部荒谬的教材,可以一窥香港教育的严重问题。无论是通识教育教材,还是校园里一些教师,都把课堂当成了撒播政治观点的“土地”。比如通识教育教材刻意放大香港与内地矛盾,鼓动学生通过“非制度化途径”表达诉求;有的教师上课不讲知识、不谈规律,夹带私货、观点先行;教协甚至煽动学生不要上课,去搞政治……其结果就是香港教育“泛政治化”,学生逐渐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,年轻人遇事容易情绪化、走极端,社会充满戾气、负能量。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,近来,政治化的教育正在消解最基本的师道伦理,学生甚至可以辱骂、恐吓、禁锢自己的师长,不能不说是香港教育最大的失败与悲哀。


  “泛政治化”有其根源,很重要的原因在于,香港教育如今缺乏好与坏、是与非的最起码标准。首先是通识教育无大纲,教材无标准。在此背景下,罔顾事实、颠倒黑白、充满偏见的内容比比皆是。教协出版的教材甚至请非法“占中”搞手戴耀廷当顾问,其对青少年思想的毒害可想而知。另一方面,学校课堂上,特别是大学课堂,所谓“言论自由”为一些教师兜售无良政治观点大开方便之门。然而一个事实是,言论自由亦有其边界。即使在被一些人奉为圭臬的美国校园,分裂国家、种族歧视、宣扬法西斯等也是绝对的禁区。反观香港,“港独”“违法达义”等有害思想,假言论自由之名大行其道,实在是一种讽刺。教育的最基本目的,就是要为社会树立最基本的是非对错观念,香港教育界的一些人,显然不明白这个道理。


  教育必须牢牢扎根本国的文明母体,才能枝繁叶茂。而一直以来,香港教育却在传承中国历史文化、正确认识当代中国发展方面存在不少缺失。比如,国民教育的推广在香港困难重重,中国历史从必修课变成了选修课,中国语文课几乎快变成“中国语言课”……一旦失去中华文化和历史的景深,脱离具体国情,年轻人对一切事物的理解和认知就容易流于表面,被一些简单的口号带偏,更不要提形成对国家的深入理解和身份认同了。同样是在美国,既高度重视国民教育,也要求学生阅读柏拉图、卢梭、尼采等思想家的经典文本,返回西方文化的历史源流。回归文明母体,传承中华优秀文化,强化国民身份认同,才能让香港年轻人深刻认识到自己和香港从何而来、向何处去。

 

  近日,曾经痛斥香港通识教育弊端的叶刘淑仪,当选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新任主席,网友评价“看到了香港教育的希望”。说到底,教育的问题其实还是办教育的人的问题。让那些真正懂教育、真正关心爱护青少年、真正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人来办教育,坚决抵制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教材、课堂为自己攫取政治利益,香港年轻人才有希望,香港社会才有未来。



来源:人民日报新媒体,作者:苏砥

本期编辑:胡洪江、胡程远

觉得好看,请点这里

    阅读原文